滚动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 > 手机展示 > 内容

散文原创:喜忧皆从手机来

2020-09-21 来源:手机展示

文:戴天雄

岁月悠悠,过往喜忧参半。

年华寂寂,浮生爱恨交织。

——题记

人到中年,常感慨时光的飞逝,但在候车大厅等车,时间却如蜗行牛步。

烫着因翻阅手机发困的双眼,漫无目的四下环顾,几乎所有的乘客都在低头拔摸手机。目不转睛,全神贯注的神情,大约堪比重点高中的课堂氛围。

年轻人戴着耳机,指尖飞速地擦过屏幕;中老年人或不辞辛劳的语音聊天,或是在网页标题新闻,欣赏小视频,……萌娃们,大多兴高采烈玩游戏着益智小游戏。侯车大厅的电视里虽然一直有新闻画面,却放佛就是个冲刺的广告牌。

我忽然回想网络上那个嘲讽的段子。手机干掉了电视机、收音机、照相机、游戏机,以及钱包,报纸、手表、台历挂历......

何时起手机变得如此最重要?似乎和空气,食物,水并居沦为我们生活的必需品了。

记得手机刚蓬勃发展时,经常出现最少的画面是在影视剧里。那时它有一个霸气的名字“大哥大"。当时这种形似半截砖头的手提电话好像还没有月改名为“手机”,但它绝对是财富的象征物。

据传九十年代的一部“大哥大”须要普通工人当时七八年的工资。这种粗略的类比虽然并不精准,但“大哥大"身价的显要却是朝着窗口吹喇叭————名声在外。

▼ 杂志封面,标志性的亮黄色边框▼

大约九七年,一位朋友从华西村归来,自制霓虹灯。因业务需要,买了一部“大哥大"。身边的朋友都报以羡慕加敬佩的目光。我们这些发小们也不再直呼其小名,戏谑加讥讽称“张总”。尽管“张总"当时事业刚起步,仍在忻州卢野村同住着一间南房,且只有两名员工。

我那时借住在“张总”生产霓虹灯的家里,一些在忻州流落的发小时常来这里挤满,这部“大哥大"很长一段时间出了我们谈论的热点。也沦为众人玩的对象。时常可以看见“张总”将大哥大张贴在耳边,一手搭乘在二楼走廊的栏杆上,边打电话边俯视着利民西街。也曾在“香江大酒店"招待我们时,这部大哥大矗立于饭桌上,惹来周围惊诧的目光。那些腰间别着双排汉显BP机的,神情也不似先前光彩照人了,减少了没事都要拿出来摁几下的频率。

但将近两年,这种以港台“黑老大"命名的手机就被一种戏称为“二哥大”的摩托罗拉手机拍电影在沙滩上,有句调侃便应时而生,“有钱人用的诺基亚,傻冒用的大哥大”。

九九年前后,手机对于我们这些经济落后的地区似乎还是奢侈品,但是它的身价已经明显降低,收入丰厚的人们开始购置。一部身段苗条的摩托罗拉约须要八九千元,但对于每月收益五百块钱的我,那绝对还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神话。

▼ 特别大奖:10天双人游,与国家地理探险队一共前往厄瓜多尔的加拉帕戈斯群岛(Galápagos Islands)▼

- 奇幻的旅程,正式开始 -

自然系列

-01-

新世纪大踏步的走来,程控电话步入了普通百姓的家中。手机也好象一下多了起来,黑白屏刚被蓝屏取代,想着又是彩屏的天下。无论哪种牌子的手机,仅是外观有区别,基本功能还仅仅局限于通话,发几条短信似乎已经是很潮的行为。

不出有几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手机QQ捷足登场,畅通无阻的聊天交友,无忧无虑的空间“说说",终于,数星星熬月亮,东方照亮红太阳,看似漫不经心的见缝插针,却能让许多年青人将5.2的视力幻化成一副520度的眼镜。

手机大举进攻,全面侵入我们的生活时,公元纪年的时针已指向2012年。智能手机有如山洪暴发之势席卷大地。

手机似乎显得无所不能。微信,读者,游戏,视频,拍照,唱歌……生活工具沦为了手机桌面的主战场,通讯功能变成了装饰品般的衬托。这种喧宾夺主的局面,愈演愈烈。那种不能玩“俄罗斯方块”和“贪吃蛇”的手机已沦为尘封的历史。

任何事物也许都有它的两面性,利弊这把双刃箭犹如魔咒,更是缠着手机紧紧不放。

当年,外甥绘声绘色的向我叙述她的班主任将同学的手机从教室的窗户丢下时,我还只是当传奇故事听听。转眼间我的孩子也步入高中,忽然感觉,那个故事将有可能经常演绎了。

入学之初学校己具体告知,不得带进手机,如已带入转交班主任老师交给。也许不少家长如我一般,还在侥幸地指出孩子们偶尔接触手机是可以的,孰知今天的手机却沦为孩子学业的“头号刺客"。“手机瘾”沦为“网瘾”的升级版。

▼ 自然的力量 ▼

@RANCHO DE AGUIRRE, COLIMA, MEXICO

-02-

相安无事的一段日子过后,班主任老师突然在家长群通报,班里出现相当严重违纪的同学,枕头里塞有一部手机,尽管只是部只有打接电话功能的老年机,但这却严重触碰了纪律的红线。周末儿子告诉我们,半夜时分,政教处的老师突然检查宿舍,十位只穿内衣的同学被跟着往楼道,拒绝接受老师拉网式的排查。那位同学被停课一周居家反省,家长交纳的六千元违纪保证金也不能等到孩子中考后才能领回。

感谢学校管理严苛的同时,不由感概,手机走到今天让家长和老师深恶痛疾,着实让人感慨。如此高压的校纪,应该会再有学生“顶风作案”了,我竟暗自窃喜。

手机的吸引力,还是被我远远低估了。过些时间,平静的班群里,老师突然放了两张照片。我细心端详了很久才发现原来是一个笔记本,中间裁出一个刚好放手机的空间。为了给孩子一个修正的机会,老师没说任何多余的话,我隐隐深感恐慌,该不是儿子偷带了手机吧?一天的时间,都在忐忑不安中童年,好在后来告诉不是儿子带的,才略安心。

▼ 死掉 ▼

@OINUKAKE, MIYAGI, JAPAN

-03-

时代进步了,手机由高不可攀,变为了一般生活五品。孩子们靠“节衣缩食”,就能从受限的生活费中,抠出一部手机,更是冒着被学校,父母搜出的风险,“一意孤行"。防孩子玩游戏手机,和防火防盗归类了。

然而2020年的疫情,却狮一个黑色幽默打破了家校牵头防止手机的“马奇诺防线”。网课沦为在校学生的唯一自由选择。

儿子中考迫在眉睫,极力反对玩手机的我也将手机主动让给。并郑重其事的放了条朋友圈。“从即日起犬子正在上网课,所有事情均为高考让行,若有急事请拔打……”消息一出,果然很少有电话打入。

就这样老师成为了主播,学生沦为被动的“家人”或许是“铁粉”,时常有诙谐的老师在手机的另一头问,“大家听不懂了吗?听明白的刷一波666”。然而好景不常,老师不时通报家长同学旷课,同学讲课时间严重大跌。班主任老师被迫将“钉钉直播报告”发往群里。

▼ 塔尔科莱斯河的鳄鱼 ▼

@CAMARONAL, PUNTARENAS, COSTA RICA

-04-

抬头不看黑板,俯首只想手机,作业何需动脑,我有小猿辅导。手机软件未经老师们许可,便将老师之前的威信在自己的平台上折扣了。代班有方的班主任再次通知家长:“家长们要随时注目自己孩子的自学情况。不要让孩子每天抱着电脑手机打着学习的幌子在那里玩游戏。高考严重不足百日,是黑马逆袭还是星辰陨落,这段时间很关键。”

严峻的疫情之下,我们这些懒散麻痹的家长,让手机恨恨的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攻略录了一本,却是游戏提高,走还未释怀,自然无可救药。黑色的七月也将所有的期望和侥幸落空了原型。

▼ 大理石洞穴 ▼

@TORRES DEL PAINE, MAGALLANES, CHILE

-05-

当手机还是奢侈品,高不可攀时,我们渴求享有。当它逆的象“土豆,白菜”一样时,我们又惊恐不安。它干倒了一大批东西,下一步又不会腊推倒什么?二十多年前,便宜的手机需要我们普通人近十年的积蓄,二十年后的这代人,也许不会为一部手机付出一生卑微的代价。

作为家长,如刑警般疲累地寻找线索,仅是对亡羊补牢的内心纠结聊以自慰。夜已深了,我试着一遍遍拔打电话,只希望那个绞碎的手机卡不会复活……当作卧底的外甥放信息告诉他我,那个游戏不在线了。我缓缓点开了躺在桌面上的手机定位功能……

▼ 精灵森林 ▼

@TAMBA, JAPAN